一叶知秋

陌路怎同归(一)

私设如山
文笔已经被我家茨崽吃了
不接受邮寄刀子
茨崽未死,后面两只会见面的w

殷红的鲜血染透了冰冷的殿前长阶,顺着长阶一路往上,无数的残肢断臂横七竖八地堆在一起,散发出浓郁的死亡气息。金碧辉煌的殿内也是一片混乱。高座之上,一个身着铠甲的无头尸身侧倒着,失去了头颅的脖颈不住地滴着鲜血,在地上聚成了一小滩。
意气风发的鬼王踏过无数的尸首时,虽然怒火中烧,但好歹理智尚在。然而在见到这个无头尸首的时候,他却是瞪大了眼,疾步走到了高座之上,一把抱住了早已冰冷的身躯。
“茨木!茨木!”急声的呼唤也已经无法改变鬼将死去的事实,鬼王抱着他,眼眸赤红,神色狰狞宛如厉鬼,声音震惊而愤怒,“这是怎么回事?!茨木你到底瞒了我什么?”
空荡的大殿中,痛苦的质问回荡着,在无数的尸骸之间穿梭来去,然而,他们无鬼可应。
绝望的痛苦在不断地从心底蔓延开来。
红发鬼王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真正的痛苦。
对月当酒,誓死相随……
明明在他睡前,一切如常。然而为什么此刻,大江山血染,白发鬼将被人砍下头颅,身死无处可寻?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蓦然一声弱弱的呼唤从一旁传来。
“鬼王大人……”
酒吞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
伪装成死物才悻悻躲过一劫的灯笼鬼见到他满眼赤红,眼角眉梢都是狠厉,不由得一吓,往后退了一步。
“站住!告诉吾,这到底怎么回事?!”
灯笼鬼被吓得一抖,结结巴巴地将一切托盘而出。
原来一切的起因,还是人类要攻打大江山一事。
茨木不知从哪里提前得知人类此事,为了替酒吞解决于是提前迷昏了酒吞,将自己扮成了鬼王的模样。然而最后还是棋差一招,被毒酒给算计了。在人类的血洗下,大江山在一夜之间成了一片尸山血海。
而灯笼鬼在事发之前就被嘱咐了无论有何动静都要伪装好。
若是败,则由他来暂时保护酒吞的安全;若是胜,自是一切都如常。
酒吞放下鬼将的尸身,几步上前一把揪住了灯笼鬼。
“所以你就眼睁睁看着他死?!”
灯笼鬼吓得直抖,说话都不利索了。
“鬼王大人……这是茨木大人要求的……我……我也没办法……”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酒吞就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手上的力道蓦然松了下来。
“罢了……若不是你还在,恐怕吾连发生了什么都无从知晓。”
“人类……”
“大江山血染之仇,还有……茨木……身死之仇!”
“吾定会一一回报于他们!”
灯笼鬼站在酒吞身侧,瑟缩地看着他。
赤红的纹路渐渐从两鬓蔓延上了他的两颊,眼眸之中充斥着杀戮和征伐,棱角分明的脸上杀气毕现。
这哪里正常啊?灯笼鬼畏惧地想:茨木大人一心觉得就算是他失败,酒吞大人也可以再次登上鬼族巅峰,然而此刻的鬼王,哪里还像以前的鬼王啊……接下来的一切……恐怕都会和茨木大人的原本预想相违背吧……

得之却失

从黑暗中次醒来的时候,红发鬼王看到了萤草稚嫩的脸庞。
“阿爸,酒吞大人醒了。”萤草跳下床跑到外面叫了一声。
阴阳师晴明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八百比丘尼、神乐还有……鬼女红叶。
明明曾经那么在意的人,然而如今看到,酒吞内心却是毫无波澜。
在晴明的解释下,酒吞终于明白了:自己现在在平安京,大江山已经退治,鬼王酒吞童子也已经不复存在了。
本应该伤心难过的,然而酒吞却并未有多难过。
他成了晴明的式神,呆在了雪月华庭之中。
每天的日子不是打打御魂,打打结界,就是打打斗技。偶尔没事的时候,就呆在树下,一个人喝酒。
月亮很美,可是在如此美景之下,酒也没有多好喝。
“酒吞大人。”一身嫁衣的绝美鬼女站在树下,仰头望着他,“您是在等人吗?”
“为什么这么说?”
“大人很像在红枫林时候的妾身呢。”
酒吞饮了一口酒,沉默了下来。红叶以为他不会再回答自己了正转身打算走,就听那个曾经不可一世的鬼王大人低声问:“红叶,你知道……茨木在哪吗?”
红叶张了张嘴,许久后才如叹息般回答:“茨木大人救了酒吞大人之后,就消失了呢。”
背后的人沉默了下来,鬼女许久过后也没有听见鬼王的声音。
最可悲不过求之不得,得之却失。鬼女忽然有点同情,可是她又有什么同情的资格呢?她难道不是一样吗?
她唯一比较幸运的,恐怕便是喜欢的人尚在身边,终究可以看着,念着,只要他安好,纵然生灵涂炭又何妨?
而鬼王,已经失去了这个机会。
鬼女离开了。
一切都沉默了下来。
酒吞在月下默默地喝着酒,虽然早就有这种感觉,但是真相被说出的时候,他还是感到了难以抑制的难过。
为谁难过呢?
为了那个喜欢跟在他身后嚷嚷挚友的家伙吗?
酒吞觉得他找到了答案。
或许这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在他望向红枫林的目光中,有几分是真正看向鬼女红叶的呢?
只是那时的他,终究是太过无知,心悦君兮却不自知。
皎洁的月光透过枝桠倾洒在地上,落下斑驳的影子,浓如泼墨的黑暗中,酒吞的身影几乎和黑暗融为了一体。
“真寂寞啊。”

已找到妹子交换碎片,谢谢喜欢这篇文和回复我的小天使们,爱你们(♡˙︶˙♡)

渣文笔,慎入。
第一次写酒茨,平安时代也不怎么熟,可能会有很多bug,大家当个趣味就好。
喜欢酒茨,希望他们能平平安安的。

大江山退治三年后,附近小镇中出现了一对兄弟。
虽然说是兄弟,可是看起来却是一点都不像,如果一定要说相似的话,唯一的相似点恐怕就是都比较英俊帅气。
镇上不少家里有女儿的人都暗中打起了主意。
兄弟两个,不论哪一个都是不错的。
日向家便是其中一家。
这天趁着两兄弟都在家,日向菊赶忙拉着自己女儿去看看搭个话,免得被人捷足先登。
两人刚走到门口还没来得及打招呼,一声巨响就阻下了她们的脚步。
随后,一阵浓烟从窗户里飘出,夸赞声紧接在后:“不愧是吾友!做出来的东西竟如此美味!”
“……闭嘴,蠢货。先去把你的这身衣服换了。”
“好的!吾友!”
片刻的安静后,门突然被从里打开,红发男子无比诧异地看着门外两人:“日向夫人?”
日向菊尴尬地笑笑,站在她身后的女孩好奇地探出头看着红发男子手里黑漆漆的东西,问:“这是什么?”
“……”红发男子立刻随手往门边一丢,风轻云淡,“垃圾而已。”
见自己女儿和兄弟中的哥哥搭上了话,日向菊再尴尬也只能腆着脸介绍:“这是小女,特……”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另一个更大的声音淹没了。
“吾友!吾找不到吾的衣服了!”
“!!!”日向菊目瞪口呆地看着出现的一身女装的白发少年。
白发少年刚开始看到有外人时愣了一瞬间,然后就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日向夫人,是你啊。”
“……”红发男子黑着脸转身把他塞到房间里换衣服。
等衣服换好时,外面已经没了人。
第二天,小镇里的人看两兄弟的眼神都是诡异的。
无数的流言蜚语传出:
“听说没有,那家哥哥是个变态,喜欢给弟弟换女装……”
“才不是这样,听说那家弟弟其实不是弟弟,是妹妹。”
“你们说的都不对,其实……”
……
大江山退治数年之后,红发鬼王的故事仍然被无数人所牢记。
然而时代终有更替,数百年的时间,已经足够所有人遗忘曾经的那段历史。
最终,所有人都只记得故事的最后:红发鬼王死了,而他的白发鬼将,也不知所踪……
不过,他们真的死了吗?

藏剑小师妹的烦恼

半夜一个丧心病狂的脑洞

一:每天去师兄房间喊师兄起床练功总会看到某个天策搂着师兄睡得正 香。

二:QAQ师兄说下次晚上再去他房间偷窥他和那头“蠢狗”在干神马就不 给我买糖葫芦了。

三:上次跑去勤奋地帮师兄打扫房间结果看到师兄还在睡,我扯掉了他 一半的被子,看见他被蚊子咬的很严重还特地去给他拿了药水,QAQ师兄 醒过来后让我那里凉快哪里呆着去,要是下次我再不敲门进他房间他就 没收了我的鸡小萌。

四:每天早上都能看到莫个志得意满的“蠢汪汪”从师兄房间钻出来。

五:“蠢汪汪”说他是我师兄的丈夫,然后被师兄抡着重剑拍回了天策 府。

六:我思考了一下午以后要叫他蠢汪汪还是师兄夫,师兄和我说我要是 敢叫那只蠢狗师兄夫下一个被重剑拍出去的就是我QAQ师兄不疼我了。

七:上次李承恩李大将军来我们庄里了 ,他说他要见大庄主,但是二庄 主告诉他要是他没把这个月的军火费交齐他就让他永远进不了藏剑山庄 的门。于是李将军 T^T 很忧郁地走了。

八:二庄主告诉我们以后看见天策都不要让他们进门,我问他为什么他 说上上年的军火费天策府到现在还没有交齐,要是在拖下去,我就没有 糖葫芦吃了。恩,这是个问题。所以后来我看见李将军偷偷摸摸地跑去 大庄主房间地时候我都告诉二庄主了。二庄主说明天给我买糖葫芦 \(^O^)/,李将军说他不会放过我的,才没关系呢,我去找大庄主

九:师兄说老是吃糖葫芦的人长不高,蠢汪汪在旁边嘀咕了一句:“怪不得长得那么矮。”我看见师兄满脸杀气地抡起了重剑。蠢汪汪连着一旁的大树都被师兄拍飞了,师兄好厉害>o<

十:马上要入冬了,天策府的军火费还是没有交齐。我和师姐们去天泽楼听墙脚的时候听见李将军让大庄主娶了他,大庄主很平静地说:“可 以,但要烦劳大将军先把军火费和彩礼一起交出来。”